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对话IMF总裁拉加德:解决贸易争端需要双边对话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4-24 21:01)
文章正文

对话IMF总裁拉加德:解决贸易争端需要双边对话

2018-04-23 18:30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IMF/货币/服务业

原标题:对话IMF总裁拉加德:解决贸易争端需要双边对话

者:杨燕青 周艾琳 后歆桐/《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导语

在不久前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第一财经专访了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对于全球经济,拉加德强调了一个前瞻的概念:“趁着晴天修缮屋顶”。就目前全球货币环境收紧与资本市场的波动性增强的关联,拉加德表示,波动性增强恰恰是经济状况改善的体现。针对中美贸易冲突,拉加德阐述了IMF一贯的立场,若在WTO管辖范围之外,(争议)双方则应该进行协商讨论,通过对话解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WEO)维持全球经济2018年和2019年分别增长3.9%的预测。始于2017年前后,IMF曾多次上调对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对于全球经济增长保持乐观态度。

如同IMF副总裁张涛在2018年IMF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中所提到的, “全球经济增长处在阳光期”,但 “阳光期并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中长期来看,金融环境收紧、地缘政治冲突、贸易争端等给全球经济增长带来更多不确定性,令“阳光期伴随朵朵乌云”。

针对当下的全球经济大势和面临的下行风险,在年会前的博鳌亚洲论坛期间,第一财经专访了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

对于全球经济,拉加德强调了一个前瞻的概念:“趁着晴天修缮屋顶”。所有国家都需要预期潜在风险,提前设置缓冲来防卫自身,并留有阻止与日俱增的金融风险的空间,她称。

就目前全球货币环境收紧与资本市场的波动性增强的关联,拉加德表示,波动性增强恰恰是经济状况改善的体现。“你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同时拥有显著的经济增长、宽松的金融情况和低波动性。”她称,“我们已经不再处于危机后初期的低波动率、低增长、量化宽松的环境了,我们已经向着一个新的时期迈进,所有人都需要适应这一进程。

针对中美贸易冲突,拉加德阐述了IMF一贯的立场,争议若在WTO管辖范围内,则通过其争议解决机制解决;若在WTO管辖范围之外,(争议)双方则应该进行协商讨论,通过对话解决。

而专访当日上午恰逢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演讲中,习近平宣布了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创造更具吸引力投资环境、增强知识产权保护等重要举措。拉加德对习近平的讲话内容表示高度赞许,称其“具有里程碑意义”。

不过,她也阐释了中国面临的三大挑战:控制公共部门和准公共部门的信贷;改革国有企业问题;弥合技术缺口、监管缺口、创新缺口。

通过对话解决贸易争端

第一财经:在中美贸易争端的背景下,习近平主席当天发表了历史性的演讲。与此同时,中国改革开放已迎来40周年。你刚刚与习近平主席的双边会见非常成功。可否分享对于习主席的讲话和会面的感受?

拉加德:我认为习近平主席的演讲是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演讲,建立在他2017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讲话的基础上。(主旨演讲)展示了中国经济发展非常高效,中国也决定在全球多边体系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中国早已经是这一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习近平主席当日提到进一步开放部分服务业,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的某些限制,减少对于进口汽车的关税,他还阐明了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宣布中国将会进口更多产品,中国的(经商、投资)环境将会更加友好,因为大家“需要新鲜的空气”。我认为,这确认了中国意欲在全球扮演的角色,(中国愿意)尊重规则、遵守规则。我认为这是中国在过去数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动力,这种动力在如今贸易摩擦的大环境下也得到了确认。

第一财经:习近平主席当日的演讲以及此前在十九大期间均传递了“中国为世界提供一种新选择”的声音。这也是美国(对中国)新战略以及近来中美贸易冲突的大背景。你认为中国该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哪些国际组织能够帮助中美终止或避免可能的贸易战争?也许IMF或G20在其中能有所助益,推动中美进行协商?

拉加德:我认同你的判断,中国的确正在发生重大转变,其更新的增长模式正变得越来越多注重内需,越来越少依靠贸易和投资。我认为中国总体上而言目光远大,谋求长远(takes a long view,plays a long game),而不是只关注短期。习近平主席更新了中国对于遵循全球知识产权体系以及尊重国际贸易的承诺。我认为这点非常重要,是否需要给予这一情况新的标签是一回事儿,(但不论如何),习近平主席提出的实质性观点非常重要。

第一财经:应该如何看待中美贸易争端?这和中国正在推进的重大转变是否有关?

拉加德:我认为上述中国谋求长远的(努力)将会把眼下的中美贸易摩擦考虑进去。

IMF向来支持由贸易带来的繁荣、发展和稳定,我们希望这类贸易摩擦能够在冲突双方之间公平地协商,从而使得贸易能够继续成为增长的主要引擎,成为科技分享的主要助推器。如果IMF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助益,我们会很乐意伸出援手。但这最终需要由双方国家的政府解决。

第一财经:美国对中国动用了“301调查”,并计划对“中国制造2025”中的重要产品考虑高额征税。中国的价值链和全球供应链是否会受到中美贸易冲突以及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的去全球化趋势的影响呢?

拉加德: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过度关注某个计划所言,而是应该更关注实际的落地。如同我当日所提及的,我将“中国制造2025计划”看作一份提案,(其中提到的内容)是否真的付诸现实了呢?我认为还没有。我认为规划有其价值,但兑现承诺更重要。

第一财经:那么“301调查”是否会对这项提案的未来造成影响?

拉加德:不论如何,我都强烈建议双方进行对话。如果涉及问题的双方不进行对话,通常不会有好结果。好结果源于双方进行对话,可能会存在争议,可能会存在基于事实的指控,但这些都需要在现有的体系下,被放在谈判桌上讨论和辩论。

如果在WTO体系的管辖范围内,需要在WTO体系内通过争议解决机制(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解决。如果在WTO管辖范围之外,(争议)相关的双方则应该进行协商讨论,尤其当涉及的双方还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时。

晴天抓紧修缮屋顶

第一财经:让我们来谈谈即将举行的IMF与世界银行春季年会。过去一段时间,IMF一直在你们的展望中调升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IMF还将继续调升预测吗?

拉加德:IMF不会调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我们对经济增长还是保持积极态度。

第一财经:IMF近来对全球经济增长和美国经济保持乐观。但也有不少经济学家担忧,美国税改和可能的基建计划等顺周期政策可能加速经济增长和复苏,从而使得本次经济周期提早结束,并过早陷入下一轮衰退,IMF是否也有此担忧呢?

拉加德:我们对税改抱持支持态度。我们也长期呼吁将税收精简,将公司税率调至与OECD均值相符是我们鼓励的方向。在(税改)不减少收入的情况下,的确会提振增长,刺激经济。而鉴于经济状况目前已经充分发挥出其潜力,这可能会刺激通胀率,让通胀率达到我们需要紧缩货币政策的程度。上述情况也可能对美元升值有所影响。

所有上述情况都会在美国之外导致“外溢效应”。我认为所有国家都需要预期这些潜在影响,提前设置缓冲来防卫自身,并留有阻止与日俱增的金融风险的空间。当前,不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部门,都有很高的杠杆。

因此,正如我去年10月曾提及的,我们需要“晴天修缮屋顶”。如今,这点比去年10月更加适用了。我的建议是,下周我们共聚华盛顿,来继续重新构建缓冲,确保债务规模即使不下降也能稳定下来。此外,所有国家都需要继续推行结构性改革。

第一财经:我们确实需要抓住机会来“修缮屋顶”。你提到了当经济状况良好时,美国会进一步加息,这也可能成为一种风险。如果美联储加息速度过快,可能会让资本市场的泡沫提早破灭,因此一些人,例如达里欧,担忧接下来可能会出现衰退甚至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他们是否太悲观了呢?

拉加德:你不可能面面俱到。当经济增长和经济情况好转,货币政策势必需要收紧。而且(美联储)前几年也就加息进行了很好的沟通,希望接下来也能继续如此。

第一财经:如今,美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股市非常脆弱,中美贸易冲突相关的信息让股市震荡。很多人认为美国股市存在泡沫,你对此有担忧吗?

拉加德:波动性是经济状况改善的体现。就像我刚刚说的,你不可能面面俱到。你不可能同时拥有显著的经济增长、宽松的金融情况和低波动性。我认为,市场上的各方都需要习惯于这种新的波动性以及一个货币环境收紧的系统。市场目前运行良好,流动性充足。我们已经不再处于危机后初期的低波动率、低增长、量化宽松的环境了,我们已经向着一个新的时期迈进了,所有人都需要适应这一进程。

服务业开放助力增长

第一财经:让我们谈一下IMF最新《全球经济展望》(WEO)中关于结构转型(Structural Change)的内容吧。一些主流经济学家,例如Dani Rodrik通过实证研究发现,制造业的份额扩大有助于生产率(Productivity)的提高,而当服务业占GDP比重上升时,由于生产率下降,经济增长会承受压力。而IMF的观点是:并非如此。这个观点很有趣。

拉加德:我们的这章内容关注传统就业和人才从农业部门转向制造业又转向服务业的进程,得出了两个结论。其一,结构转型很有可能发生得非常迅猛,以至于直接从农业转向服务业,并不一定会遵循(先转移到制造业的)顺序。这与第二个结论完全相符,而我们的第二个结论是,服务行业能够提供显著的生产率上升。借鉴这一经验,世界上很多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在开放、充分自由化其服务业,并消除服务业壁垒前,无需过于急迫地发展其制造业。

这和我们给予中国当局的建议也是一致的,即(中国)可以开放服务业,令其服务业更加容易进入,更加自由,以此来更好地利用可被释放出的生产力。

第一财经:如同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所宣示的,中国将更快地推进开放,包括服务业的开放。IMF长期向中国提供建议,在你看来,中国目前还面临哪些挑战?又该如何应对?

拉加德:中国已经很好地处理了一些关键挑战,但中国还需要继续解决各种挑战。其一,控制公共部门和准公共部门的信贷;其二,解决国有企业的某些问题,确保它们拥有竞争力,不对国有企业进行过度补贴;其三,如同我上午的演讲中提及的,中国需要弥合若干缺口,从而变得更加开放。

首先,中国存在金融领域的“数字缺口”(digital gap)。如果(中国)能够弥合数字缺口,如果越来越多的妇女能够参与到金融部门,经济就能够变得更加具有包容性。

其次,在监管领域,也有些缺口需要去填补。当你允许金融科技大规模发展时,你突然意识到有些行为没有受到得当的监管。如果人们(的行为)都出于好意,则问题不大,但如果(金融科技部门)存在心存恶念的人,这就会成为一项风险。系统性风险需要被提前预期,“监管缺口”(regulatory gap)需要得到填补。

第一财经:只要金融科技是一项金融服务,它就需要如同金融行业那样受到监管。你是这个意思吗?

拉加德:我的意思是,既存在好的金融科技,也有黑暗的金融科技,好的金融科技需要被鼓励,它们能够促进交易、降低成本、给更多人赋权等。但金融科技同样存在黑暗的一面,例如加密货币会被用于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因此,金融科技的黑暗面需要建立起合适的监管体系。

第三个缺口是“创新缺口”(innovation gap)。过去,创新仅仅存在于少数一些国家,而如今,创新已经大幅扩张至日本、韩国、中国,大部分机器人都由这几个国家制造。因此,创新缺口正在弥合中,也需要进一步弥合,只有当贸易持续时,这一弥合进程才能不断推进,因为贸易是科技分享的助推器。

第一财经:WEO第四章也讨论了科技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驱动性角色。但未来,例如人工智能等科技在带来益处的同时,也会给中国、美国和全球带来新的问题,比如收入分配的不平等、失业、机器人的伦理等等,我们将如何适应这样一个新的世界?

拉加德:教育、教育、教育。培训、培训、培训。前面提到的问题的确可能因为科技进步而产生,目前(这一情况)正在加速,因此,我们也需要加速相关的投资和相应努力。

第一财经:IMF近来十分关注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的问题。目前数字货币的关注点已经转移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上了,IMF也有一些关于数字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的论文。IMF希望传递给全球中央银行家怎样的信息呢?

拉加德:我认为这需要合作。该合作需要在不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允许足够的创新。IMF将会很乐意关注这一进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